| 设为主页 | 保存桌面 | 手机版 | 二维码 登录 注册
免费会员

河北省霸州市信任通线路工具厂

主营:玻璃钢穿孔器, 墙壁穿线器,穿管器,双稳机电缆拖车, 各种电缆放线架...

正文
静说日本
发布时间:2022-05-12        浏览次数: 次        

  韩立勇:在向国人讲日本故事的过程中,您有没有遇到过什么困难?您是怎么解决的?

  徐静波:向中国人讲日本故事,是最吃力不讨好的事,因为许多人的骨子里,很头疼听到“日本”两字,容不得你说日本好,更是容不得你说日本比中国还好。原因大家都很清楚,我们忘不了日本军国主义带给我们的痛苦与灾难。所以,我的头上一直有一定帽子,叫“汉奸”。我前几天去“知乎”上查看了一些网友对于我的评价,否定的意见比肯定的意见还多。所以,无论是做喜马拉雅“静说日本”节目,还是写新浪博客、微信公众号,凡是介绍日本,都是一件吃力不讨好的事情。

  但是,我感觉到,从2017年开始,骂我“汉奸”的人越来越少,留言批判攻击的也越来越缺,相反地,追崇支持我的粉丝是越来越多,向我提问讨教的人也越来越多。这一现象表明,我们的国人正在变得越来越理性,视野越来越开阔,素养也越来越高,说明我们的社会在不断地进步不断地成熟。这是我感觉到比较欣慰的一点。

  生活在一个多元化社会里的一名公众人物,必须要有胸怀和觉悟,来用一颗平常之心对待不同的意见,并与支持和反对自己的人友好共处,在友好相处中寻求相互理解。这就是我对于不同意见者的态度,鼓励大家表达不同的意见和观点,所以我不删贴,不拉黑,哪怕是在微信公众号上,也会把大家不同的意见展示出来。我觉得,这一种互动的过程,就是民主素养培养的过程。

  韩立勇:我们国内现在有一些精日分子,也有一些狭隘的民族主义情绪,您觉得普通人应该怎么看待日本?如何与日本相处?

  徐静波:在任何一个国家里,都有民粹主义者、也有民族主义者。日本把这一类思想极端的人,划为“右翼”或者“保守势力”。而我们中国社会,有时候会把他们当作“爱国者”。但是,无论是在日本,还是在中国,拥有狭隘民族主义情绪的人,毕竟是少数。同样,“精日分子”更是个别。

  值得注意的是,不能把喜欢日本的“哈日族”当作“精日分子”,如果这样做的话,那么喜欢中国的外国人,也全部要被打成“精华分子”。

  对于当今的日本,我们必须认识到,它已经不是过去的“军国主义日本”。现在的日本人民,也不是过去的“日本鬼子”。经过70多年和平的发展,日本社会在各个方面都发生了根本性的改变,热爱和平的国民比想打仗的国民来得多。日本政府修改宪法这么难,就是一个很好的证据。但是,我们也同时要看到,日本经济在泡沫崩溃之后经过20多年的低迷,它也有发展的诉求,日本领导人和国民也有振兴国家的愿望,因此,不能把日本的发展诉求予以一棍子打死,统统归纳为“复活军国主义”或者“故意对抗中国”,这也是不对的。

  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中国,和第三大经济体的日本,两国的发展各有千秋,但是,在“质”上还有很大的差距。我们必须冷静地正视这一种差距,寻求互补。

  李克强总理不久前访问了日本,并与日本达成了“结束对抗,开启合作”的共识,两国将会在各个领域开展合作。所以作为国民,以平常心看待日本,最为重要。“历史”这个坎必须跨过去,跨不过去,中日之间永远难有真诚的合作。

  韩立勇:因为您很早就去了日本,对这些年中日两国的发展、交往方面,您是有最直观的感受,可以谈一谈吗?

  徐静波:1992年刚去日本的时候,上海浦东还是一片农田,中日两国的差距感觉是非常的大。同时,我那时在中国一个月的工资,还不及日本人一天的工资,贫富差距就更大。

  但是,经过这么多年飞跃式发展,中国在硬件上接近,许多领域甚至超过了日本。经济总量也已经是日本的3倍。从某种意义上来说,中国国家比日本更有钱。但是,我们不得不清醒地看到,在软件上,中国总体上与日本还有许多年的差距,在社会领域的差距可能更大。

  关键是,我们必须要正视这一种差距,并以缩小这一种差距为自己的追求目标,而不是夜郎自大。